懒癌晚期

【1019末初生快/Young and beautiful(末周末)】

Young and beautiful

(《血腥爱情故事》续)




食用前提:

①请联系前文,不然你看都看不懂

②爱看看,不看滚

③cp我爱写谁就写谁,有异议就给我闭嘴

/祝食用愉快^_^


 @既末何初 






周泽楷窝在沙发里嚼着饼干看书,身边的茶几上放着一杯绿茶。茶叶被泡着慢慢地舒展开来,强横地霸占了杯底。

末初拿起杯子尝了一口,立刻被苦地皱了眉。“小周啊……你放了多少茶叶?”

“一勺。”

“你是不打算睡觉了?”

“大概?”

“我帮你倒了吧……睡觉去。”

“哦。”


强行被拖到床上躺着,周泽楷睡不着只好盯着天花板。末初早就睡了过去,死线将至末初更是忙的不可开交。平时或许还有时间出门散个步,现在就是窝在家里赶稿连门都不出。周泽楷看得心疼但自己又帮不上忙,也就只能在旁边陪着他。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至少没人找末初麻烦了。


“砰——”枪响,人倒。

周泽楷看着末初向后倒去,眉心中间一个血洞,血液蜿蜒地爬过脸庞滴落在地上。周泽楷往后退了几步,以防鞋底沾到血液留下证据。

从那之后就经常梦到末初,但梦的内容都是末初在和他聊天,什么都聊。在梦里的末初总是拿着杯饮料,说累了就抿一口。有时候还带了些零嘴或甜点,边说边吃。看的周泽楷怀疑他是不是不会呛到才这么肆无忌惮。

对了,他已经死了。还是自己亲手杀的。周泽楷突然想到这个事实。所以末初为什么要担心他自己会呛到呢?

“小周,我是不是有本书没写完?”末初手中的叉子戳了戳盒子里的布丁,问道。

“好像是。”周泽楷点了点头。他记得应该是末初要给他写的并已经写了一半的那本书。

末初用叉子侧边切了些布丁吃,撑着头咬着叉子思考了一会。“那我还是将那本书写完吧……留着不写觉得有点遗憾呢……”

喂,你人都死了还写什么玩意啊?而且还没笔没纸没笔电没网。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并没有说出来。“你打算怎么写?”

“当然是回家写啊。家里有网有电脑的,闲下来还可以打游戏。不回家写去哪写?”末初有点无语地看着他,又吃了口布丁。

“怎么回?”末初要回家的话就意味着他要回来。但死人复活这种事只存在于神话之中,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可能发生。

不,不是并不可能,而是毫无可能。


“小周你这么好奇?”末初将叉子搭在盒子边沿,有点诧异。“好奇心害死猫哦~”

周泽楷一听就知道末初故意这么说,也知道末初解释的机率只有百分之五十,他愿不愿意说全看他心情。不过周泽楷点了点头。

“唔……”末初想了一会,“其实也就……”话没说完,周泽楷眼前就直接一片漆黑。

其实也就什么?周泽楷有点无语。然后一种强烈的失重感袭来,周泽楷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Dear lord when I get heaven.

Please let me bring my man.

When he come tell me that you'll let me.

Father tell me if you can.

Oh that grace,oh that body.

Oh that face makes me wanna party.

He's my sun,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ands.


周泽楷一醒来就听见末初抱着笔电哼歌。他撑起来去看末初的笔电。书已经写完了大部分,就还差一点就可以结尾了。

“快写完了?”周泽楷努力伸着脑袋凑到末初身边,然后就被末初抱上来坐好。

末初将周泽楷的枕头竖起来让周泽楷靠着。“嗯,当初我已经写了一半了,现在只要写完剩下的一般就可以了。”说完便把周泽楷搂过来,“哎对了你早餐想吃什么?”

周泽楷顺势靠在末初肩膀上,想了一会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想吃了,就随口说了一个:“楼下那家的小笼包。”

“好。”末初打了个哈欠,“起床一起去吃?”

“嗯。”周泽楷慢悠悠地爬起来洗漱,末初跟在他后面。周泽楷看向了架子上的漱口杯,属于自己的漱口杯中的牙刷已不翼而飞。他回头看着末初,一脸狐疑。

“你的牙刷用了好久了,所以我就帮你扔了。”末初解释道。“不过我记得柜子里应该还有备用的牙刷。”说完就出去翻储物柜,片刻后一脸失望地回来。“柜子里没有了……要不我先下去买?”

“哦。”周泽楷转身去拿末初的牙刷,然后若无其事地开始洗漱。看的末初懵在原地。

“小周……这是我的牙刷……”末初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周泽楷正在用牙刷刷牙,听到后就开始漱口洗脸洗牙刷。然后在末初额头上亲了一下。

周泽楷笑了笑,“我只是亲一下。”

???末初刚想开口就被周泽楷打断并拖下楼吃小笼包。准备开口的时候被塞了一个小笼包。

“忌日快乐,末初。”

突然有一瞬间末初想假装不认识面前这个笑得一脸纯良的人。


“在那段时间你是不是总梦到我带着一堆吃的来找你聊天?”末初努力地将小笼包咽下去。

周泽楷点了点头,“你知道?”说完才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多余,于是不说话吃小笼包。

“怎么不知道。”末初笑嘻嘻的,“就是一个买古董的老板用一块玉保留了我的魂魄然后我只能每天晚上偷偷溜出来找你聊天,偷偷摸摸真是人生难以忍受的事之一。”

这不是那个作家玄○写的《○舍》里的一个剧情吗?而且还是一个写的不是很好的推理故事。但他还是拆了末初的台:“那家店在h市,还有这故事我看过。”

然后气氛突然尴尬。

“不愧是小周啊哈哈……”末初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局面。然后周泽楷笑了,他说:

“不过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无论你说什么,编的小故事,我都相信。而且这只是不属于我们之间,没有特例。



末初做了个梦,梦见了周泽楷。

虽然说这两年抬头不见低头见,天天腻歪在一起。但末初很少梦到周泽楷,不知何故。

在梦里末初是个道士,天天逍遥自在。竟要看你,好看的就收不好看瞄都不瞄一眼。

直到有一天他捡了一只黑狐回来。

狐狸被捡回来,就窝在末初给它搭的窝里,除了喝水吃饭偶尔散个步之外,其他时候一动不动。

不过不知为何,几乎每天都有狐狸来挠门。末初看着门底部一道道被挠出来的沟,摇着头叹了口气。

晌午后末初就躺下睡午觉了,一旦睡下就连天王老子都叫不醒他。可见睡得如此之沉,就连有人进了屋也不知道。

话说那人进了屋值钱的东西看都不看,只是抱起那只窝在窝里的黑狐,坐在椅子上等末初睡醒。

直到末初睡醒了,那人也只是看了末初一眼,没有其他动作。

“小……周?”末初揉了揉眼睛,发现来人竟是周泽楷。

周泽楷点了点头,手拂过黑狐的毛。“多谢大人帮在下收养了这畜生几日,鄙人这次来访没有备礼,还请多多谅解。”


???末初一下子就从床上摔了下去,巨大的声响把周泽楷也吵醒了。

“怎么了?”周泽楷费劲地把末初从地板捞上床,发现末初的表情宛如见了鬼一样,于是更加好奇发生了什么。

末初被拖上床才回过神来,他借着周泽楷的力撑坐起来,然后抬头一直盯着面前的天花板。

“怎么了?”周泽楷戳了戳他,一边问一边思考末初到底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竟吓得末初从床上摔下去。

“没事。”末初甩了甩头,好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就是梦到你而已。”说完揉了揉周泽楷的发顶。

梦到我就摔下床了?周泽楷百思不得其解。他抿了抿唇,又问:“梦到什么了?”

因为梦到一个话多的小周就直接被吓到摔下床了这种事真心不好说出来。末初正思考着如何回答周泽楷的问题,结果周泽楷那边又来了一句:

“不想说也没事,毕竟是你的秘密。”

“其实就是梦见你一下子说了超多话……”末初想了很久,还是说了出来。

周泽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一定不是我。”

“嗯。”末初应了一声,睡意瞬间涌了上来,他将被子扯上来了点,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周泽楷似乎想到了什么,“早上的时候你唱的什么歌?”

“《young and beautiful》啊……”末初困得眼皮打架,头靠着周泽楷的肩膀。“话说我好久没见过你拿枪的样子了……”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明天去射击场?”

“好。”末初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直接去见周公,和周公下棋去了。


周泽楷将耳罩摘下,透过玻璃看着在隔壁玩得不亦乐乎的末初。

末初原先是看着他设计的,看着看着就觉得手痒,然后就跑去隔壁房间,随手拿了把枪开始玩。结果玩着玩着上瘾了,还拉着周泽楷比谁的环数多。


Hot summer day ,rock and roll

The way you'd play for me at your show

And all the ways, I got to know

Your pretty face and electric soul



周泽楷在瞄准射击的时候很认真,是一种认真到狂热痴迷的态度。他沉醉于击中目标的快感和板机扣下那一瞬间的放纵。所以他选择成为了一名佣兵,拥有属于自己的佣兵队。

末初和周泽楷亦是相同,又是不同。他可以算是一个观察者,所有都看在眼里又不言声色。但有时他会提醒你,不过是真是假是好是坏就无人得知。所以他是一名作家。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记录下来,加语言的修饰,编体成书。

他们是这样的两个人,看似互不相干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How summit nights, mid july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l

The crazy day, the city lights

The way you'd pay with me like a child


在射击场回来吃过晚饭,周泽楷以消食之名硬是把赖在沙发上不肯起来的末初拖下小区花园里散步。

“小周啊……今天的份我还一个字没动呢……”末初一屁股坐在花坛旁的长椅上,“我的职业可没有你的职业这么自由。”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在上面吹空调。“昨天写完了。”周泽楷淡然地回了他一句。

“行吧……Diamonds,billiant,and Bel-Air now.”末初抬头望天,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唱起了歌。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一声,伸手把末初拉了起来。“散步。”

然后收获了末初的白眼×1。

当他们又走了一圈,走回那张长椅的时候,末初又停下来坐到了那张长椅上,还把周泽楷也拉着坐下了。

“小周,你看过这个城市的星空吗?”末初直接躺在长椅上,头枕着周泽楷的大腿。

周泽楷很给他面子,“没有。”

末初的眼瞳映着周围楼层的灯光,“这个城市的星空给我的感觉是空寂的,因为我们在宇宙中是如此的渺小,好比海中的沙子,空气中的尘埃。我不稀罕平凡。当然,谁又喜欢平凡呢?”说到这里,末初的眼瞳暗了下去,但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尽管是沙砾,尘埃,也有着它的一生。就像蜉蝣,虽然他的一生很短暂,但是他的一生并没有留下遗憾。就像我遇见你。”

“我爱你,小周。”

评论(4)
热度(7)

© 云楷 | Powered by LOFTER